• 省本级和泰安将首先更换 第三代社会保障卡新在哪儿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8-03-26
  • 坚持河道治理与产业升级同步-绿色频道-中工网 2018-03-26
  • 苹果Siri的曲折路:从明星业务变为“重大问题”苹果Siri 2018-03-26
  • “跨越时空的井冈山精神”主题展览在上海展出 2018-03-26
  • 落实“四个走在全国前列”,争当新时代国企高质量发展排头兵 2018-03-26
  • 多支柱养老金体系助力破解全球养老难题 2018-03-26
  • 性格活跃寿命长 长寿的九大秘诀 2018-03-26
  • 日本发现10万余枚中世纪铜钱 含中国唐宋钱币 2018-03-26
  • 刘成张楠全英赛爆冷一轮游 久疏战阵导致输球? 2018-03-26
  • 跳梁小丑混世记(出书版)【16部完结+前传+番外】txt下载 2018-03-26
  • 达川中学加强青年教师信息技术培训 2018-03-26
  • 撩神[快穿]txt下载,撩神[快穿]笔趣阁,撩神[快穿]燃文 2018-03-26
  • 湖南黄金(002155)股票行情 2018-03-26
  • 贸大勐腊研支团:做一个有态度的支教者 2018-03-26
  • 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去世 曾三次访问中国 2018-03-26
  •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> [娱乐圈]一切为了美梦成真 > 53.第五十三章

    53.第五十三章

    作者:云风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    推荐阅读:都市奇门医圣 、重生之妖孽人生 、军婚燃燃:重生国民女神 、重生之最强剑神 、网游之虚拟同步 、地府朋友圈 、极品草根太子 、与天同兽
    思路客小说网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www.bdzq67.com,最快更新[娱乐圈]一切为了美梦成真最新章节!

        50%的购买率, 24小时的限制, 此为防盗章哦~  五分钟后, 金诚毅一脸天降馅饼的表情,把姜若曦单独拉到门外, 完全不理解的问对方“姜勋是你的父亲?”

        这消息为什么不说?爆炸性新闻??!别说姜若曦发挥的那么好, 说真的, 这个消息如果是在报名的时候知道,就算姜若曦所有能力都一般, 哪怕长的也一般, 他都能为了卖点, 把她送进前十。

        姜勋是谁,这个问题在韩国基本是家喻户晓。这位小提琴大师,1999年凭借韩国首位,进入欧洲顶级交响乐团的演奏家, 当年铺天盖地的报道, 说是比总统还红都不夸张。甚至可以说, 从那之后, 姜勋的成功带动了国内学小提琴的学生都增加了。

        韩国很少出国际上的名人,但是国内一向以崇洋媚外当标志,更别说是所谓的高逼格的小提琴演奏家, 在姜勋之前,韩国一个这方面的人才都没出过。说姜勋是领头羊都不为过, 国内的媒体拿到消息几乎疯了。

        真正的国际性的名人, 千禧年被授予总统特别奖章, 身上背着无数的头衔,什么首尔大学的客座教授,韩国‘金盏花’交响乐团的荣誉创办人,这也是韩国目前为止,唯一一个在维也纳大厅演出过的乐团等等,以家喻户晓评价绝对不是夸张。

        虽然这位因为工作的原因,2003年之后,基本已经不在韩国生活,但是每年电视台录制知名人士拜年的时候,姜勋必然在名单上。别说流行音乐和交响乐接触不多,人的名气大到能代表国家的程度,谁在管这个。

        听懂问题的姜若曦,眼神闪烁着回了一句“如果您是想要带我去见谁,或者谁说要你带我去见她,我建议您最好不要?!?br />
        金诚毅现在脑子都要爆炸了,完全忽视了姜若曦的话,开什么玩笑,真的能见到那位的话,哪怕只是录制一小段视频,收视率都能上天。姜勋可是非重大场合不出现的人,他看着姜若曦像是看金娃娃。

        太过火热的大脑和沸腾的神经,在见到台长的两分钟之后,被巨大一盆冰水当头浇下来,浇的透心凉,凉的他都要尖叫“退赛???!”

    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听我在电话里和你说什么?”台长一巴掌打在他的后脑勺上,打的他头都歪了,转头对坐着的女士抱歉的笑笑“不好意思,你们慢慢聊,我带他出去说?!彼底乓话炎テ鸾鸪弦阃庾?。

        办公室的门,隔音效果真的一般,屋内隔着一个茶几,面对面坐着的母女,还能听到金诚毅在外面的吼声“您只说她妈妈要见人,什么时候说了退赛了!现在我们收视率多少,姜若曦的单人收视率是峰值,您不是很清楚么!十强都定了,您和我说退赛!我不同意!”

        台长怒吼了一句,接下来人好像是被拉走了,办公室彻底安静下来,姜若曦打量记忆中的人。披散在肩膀上的黑长直,桃红色的大衣,修身的窄裙,加上一双三寸的白色牛津鞋,如果不看脸,说不定有人会误认为,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比起这具身体的母亲,更像是姐妹。

        姜若曦现在的样子和之前是有变化的,不过用一句长开了,也不是不行,五官基本没有大变,变的最多的反而是气质,至于穿着打扮不一样的问题,参加比赛这个理由就够用了。在今天见面之前,两人视频通话过,要解释的都解释了,能说的都说了,该惊讶的也惊讶过了,现在金英兰是来带女儿走的,即使女儿不愿意。

        金英兰起身做到女儿旁边,抬手摸了摸她的脸,温柔的看着她“视频给爸爸看了,我们都觉得你现在很好看,爸爸给我重新买了衣服,但是好像和你之前在视频里穿的不一样了,我带了衣服来,我们穿一样的回去见爸爸,他会高兴的?!?br />
        看女儿没有回答,也没在意,这个小女儿一向安静的很,拍拍她的手,语气里多了一点责怪,更多的还是温柔的“你拿到了乐团的聘书,应该好好的去练习,那是美国顶尖的乐团,爸爸特别的开心,我们都很高兴。你再不回去他要生气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要乖乖的,我们不是说好了么,你乖乖的,爸爸才会高兴,妈妈也会高兴的?!苯鹩⒗寄Σ磷潘氖帧捌し艉孟癖浜昧?,还是韩国养人,国外也就那样,不过爸爸喜欢,这个音乐比赛我帮你和那个台长说了,我买了晚上的机票,等下就走吧,爸爸还在等我呢?!?br />
        兔子一连串的警报声响起,姜若曦眼底的杀意一闪而过,手掌猛的用力,金英兰痛的叫了一声,眼底的水雾立刻开始弥漫,看着女儿声音软软的,好像在撒娇“你弄疼妈妈了,快放开?!?br />
        泛红的瞳孔眨眼间变成墨一般的黑色,黑的好像能吸纳这世间所有的光,姜若曦手上的力气更大,声音却带着笑“姐姐失踪了,您知道么?”

        “若晨?她在学校好好的啊,爸爸去年7月去加利福利亚演出的时候,我去MIT看过她,还是很漂亮?!苯鹩⒗级硕种?,眼泪立刻掉下来,偏头蹭了蹭女儿的肩膀“妈妈很疼呢~”尾音绵长,怪异的很。

        看着眼角带着春色的女人,即使自认见多识广的姜若曦,也觉得有点恶心,猛的甩开她的手,刚想起身却被她一把抓住,缠了了上来,脸想要贴上去,嘴里嘟囔着“妈妈要不高兴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警报的红灯全部亮起,姜若曦几乎控制不住身体,心一狠,一口咬住舌头,牙齿猛的闭合,半边舌头都快掉了,疼的整个人都颤了一下,满口都是鲜血,膝盖往上一抬只差一点就能踢飞那个女人,门突然被敲响了。

        姜若曦心底暗骂了一句,含着血不敢咽,金英兰愣了一下,放下手,拿出手帕轻轻擦了擦眼角,从包里拿出粉盒,补了补妆,伸手帮姜若曦理了一下头发,收起粉盒,说了一声“请进?!?br />
        台长带着火气还未消的金诚毅进来,笑笑刚要说话,姜若曦直接起身,越过他们疾步往外走,因为金诚毅挡着门,还推了他一把。毫无防备的金诚毅被推了一个踉跄,连忙扶着门框,转头就看到姜若曦跑出去的背影,突然想到,这件事搞不好还有转机。

        金英兰觉得哪里不太对,现在却没时间想,起身对金诚毅抱歉道“小孩子闹脾气,实在不好意思?!弊醋盘ǔぁ敖裉炻榉衬?,我定了晚上的飞机,我就带她先。。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等一下,姜夫人?!苯鸪弦懔⒖檀蚨纤幕?,灵光一闪开口道“姜若曦已经这么大了,参赛还是要看她自己的意愿,我看还是先听听她怎么说,您觉得呢?”

        仿佛很诧异他会这么说的金英兰,有些疑惑的看着他“据我所知,这个比赛是要监护人签字的对吧,我们若曦是伪造了她奶奶的签名,老人家已经离世了,这样她也能参赛么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我已经听我们台长说了?!苯鸪弦憬偶獠蛔藕奂5奶吡艘幌绿ǔ?,对她笑道“其实那就是个流程,她实岁是17岁,美国这么大已经能做决定了吧,我们不在意这个,还是听她自己的想法吧?!甭杪栌Ω棉植还哦?,而刚才跑走的姑娘,怎么看不都是听话的类型。

        金英兰摇摇头刚要说话,台长先开口了“要不然这样,我们先去吃饭,我对姜勋老师很仰慕,您来,我怎么都要好好招待您,小孩子的想法么,一天一个样,我们先聊聊,然后再听听孩子的?!币?,他当然不愿意放过这个金娃娃。

        “啊~现在都中午了,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了,我那边还有点事?!苯鸪弦闳范颂ǔさ牧⒊≈?,话说完就准备开溜,他得去找找姜若曦,劝她留下来,只要她留下来,什么都好说。

        “吃饭就不用了。。?!苯鹩⒗枷胍顾?,台长上前一步,挡住金诚毅,对着她笑的十分客气“要的,您来是我的荣幸?!?br />
        金英兰被拦住走不掉,金诚毅出了办公室,迅速给小姑娘打电话,三通未接,烦躁的骂了一句,转而给BOA打,这位一向和姜若曦关系好,何况这么大的事情,导师也必须要知道。

        退赛的消息,在金诚毅的几个电话后,制作组上层都知道了,外面闹成一团的同时,姜若曦正无奈的躲在卫生间里,一口口往外吐血,半个小时后,舌头慢慢的愈合,心底暴躁的对兔子吼。

        ‘不是姐姐有问题就是妹妹有问题,她们两的愿望是相反的,难道自己不知道么!这两个就不能安生一点,再一个月就结束了,闹什么!’

        ‘重复一遍,按照分析的结果,你不应该见金英兰?!?br />
        ‘我必须要见她,一个要她能活的好好的,一个要她死无葬生之地,我总不能真的吃了她,生不如死,两全其美!’

        BOA愣了一下,莫名觉得自己被撩了,用那样的眼睛,那样的语气,说着那样的话,身后的作家们都笑了,她也露出一个大笑脸“你的意思是,我是三位老师中,声音最好听的?”半响看到面前的人点头,笑容更大“这算是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么,你的反射弧特别的长啊?!?br />
        某种程度上,反射弧真的特别长的姜若曦,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,看她有往后缩的动作,另一只手也放在她的手上,虚虚的握着,在她疑惑的眼神中,摊开她的手掌,放在自己喉咙上,张口哼出一段小调。

        开始是清澈的女声,像潺潺的溪水,像树梢上鸟儿的鸣叫,缓缓的变的有些干涩,好像到了变声期,后段低哑下来,带着些许的鼻音,却变得更成熟,最后一个超长的转音,技巧性十足,却没了最初的清澈,依旧好听,只是这个好听,到底还是变了。

        姜若曦看着BOA从疑惑变成怀疑,再变成惊讶,最后变成恍然大悟,等哼唱结束,又开始双眼放光的时候,拿开她的手,反手覆盖在她的喉咙上,看着她开口“你?!?br />
        这是姜若曦选择BOA的原因,三位导师选谁都无所谓,在歌唱这件事上,没有人能教自己,这是种族差异。但是BOA是唯一的女声,女声天生比男声高频,更能让她喜欢,海妖的天性,三人里,BOA的声音是最好的。

        在姜若曦开口的瞬间,几位工作人员就有些呆,现在更是完全呆滞,作家奋笔在纸板上写着什么,还没抬起来给BOA看,她已经紧紧握住姜若曦的手,嘴角的笑容完全消失,严肃的看着她“在你的耳朵里,每个人的声音都有自己的色彩?”

        那不是简单的,没有含义的哼唱,没有人比BOA更了解她自己,尤其是她自己的嗓子。姜若曦的那一段,是她最初的嗓音,到现在,这么多年的改变,包括变声期,这太奇妙了,尤其对歌手来说,奇妙的好像面前的人,穿透她,在看着她看不到的自己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做到呢,BOA看着姜若曦,有些堂皇,更多的是诧异“你是我的粉丝?一直在听我的歌?”还是说,这姑娘认真的研究过她的嗓音?

        又是长长的沉默,姜若曦觉得有必要让她了解一下,种族和种族之间,天堑般的鸿沟,按照她的了解,这比赛是评委说了算的,那她要先攻略的就是对方了,放出之前想好的大招,看着BOA,说出参赛以来最长的一段话,顺便解决自己为什么说话这么慢的理由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每个人的声音都不一样,太混乱了,如果我和你一直在说话,我会混淆自己的声音?!苯絷乜醋盼杼ㄏ?,张大嘴看着她的制作组们“就像现在这样,这不是我的声音?!?br />
        这当然不是她的声音,这是刚才带她进来,一直在和她说话,之前对她单独采访,问她一大堆问题,之后还吐槽她,这么不会回答,以后要怎么参加节目。现在告诉她拍摄要准备什么的,作家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舞台下,那个拿着大字报,张口结舌的妹子的声音。大字报还写着‘问她对声音的理解?!饩褪墙絷囟陨舻睦斫?,只要她记下来的音频,她都可以模仿,或者直接变成对方。她模仿的不是语调,是那个人本身的音频,人类独属于自己的东西,不管怎么改变,都变不了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的BOA,听到作家的一句惊呼,立刻转头看着姜若曦,笑的有些荒唐“这顶多算是声带模仿吧,自己的声音怎么会能被混淆呢?!痹俅慰诘慕絷?,连BOA都被惊了一下,因为那是她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人少的时候不会,人多了,就会?!苯絷乜醋潘?,一脸‘爱信不信’的脸,不过她从头到尾都冷着脸,大概怎么看都攻击性满满。心里嘀咕着,当然可能混淆,她自己还在努力维持做为人类的声音呢,周围一片音频过来,她混淆了多正常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不现实,称得上瞎扯的言论,BOA当然不相信,换谁都不相信好么,翘起腿,对着她笑“按照这个说法,那你就是对谁都可以声带模仿?没见过的也可以?”看到她点头,指着站在舞台下的助理“她也行?”

        助理左看右看,在众人的围观下说了一句话,看着姜若曦没反应,又说了一句,再说了一句,还要说的时候,BOA打断她“你再说下去,我以为你要征婚了?!蓖蝗蝗萌怂祷?,助理没什么好说的,就开始瞎说,姓名年龄,有无对象,喜欢什么类型啥的。

        这次的等待好像时间更长,姜若曦开口的时候,大家已经有点不耐烦了,BOA都想说算了的,小姑娘的玩笑么,说是18,其实也不过是17岁,还是未成年的孩子呢。

        “可以,初次见面会比较慢?!苯絷赝蝗豢?。

        一个多月之后的放送画面上,长长的一串惊叹号,代表了现场所有人的惊奇,说不定连剪辑人员的惊奇都加进去了。所有人都愣住了,那个不像话一样的答案,好像突然间就真的合理了一样,那真的是助理的声音!画面里,还特地重复了助理的声音,三次!一样的!甚至不是一句话!遮住脸,完全分不清!这都不能叫模仿,这压根就是助理!

        “真的可以?你真的会混淆?混淆之后会这么样?唱歌也会?用别人的声音唱歌?你这个是什么?病一样的东西?你去医院检查过?从小就这样?”BOA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,依旧是漫长的等待,只是这次等待,众人都保持着看神奇生物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姜若曦依旧用助理的声音开口“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唱歌?!钡比徊换?,唱歌的音频不一样“一个月前突然这样的?!币桓鲈虑罢馍硖寤共皇撬哪亍懊挥屑觳楣??!钡笔币侨ヒ皆?,就被解刨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一个月前?那你要去医院才行,你这个可能真的是生病了,你没有想要去看看么?你的父母呢?”BOA说着话,拿起简历表“你这个上面只写了姓名和梦想,学校,父母,都没写,是为什么?”这么空的一张表,她敢保证,如果不是脸在这,姜若曦能不能过初选都不一定。

        这次姜若曦开口的,是BOA的声音“我是”顿了两秒,微微皱眉“我混乱了?!备纱啾兆?,不说话了。

        BOA愣了一下,哈哈大笑,她好像从刚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,看到了小姑娘赌气的样子,连忙转头,对着制作组的人甩锅“就是你们,不相信人家说的话,现在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?!彼底湃滩蛔∠胄?,其实还是不相信,但是事实摆在这里,不相信也只能相信。

        憋笑看着姜若曦的BOA,轻轻咳嗽了一声,问她“你这次要唱朴孝信前辈的雪之花?”等了一会儿,看到她点头,笑道“这首歌如果是其他人,我可能会让她换,但是你的话,我等不急想要听了?!敝黄局澳嵌嗡嬉獾暮叱?,她就不用在歌唱上,再做任何教导了。

        姜若曦指了指她身边的钢琴,在BOA点头的之后,走过去,大家以为她要边弹边唱的时候,她只是随意的按了一个音,等了一分钟左右,看着疑惑的BOA,解释“找音准?!?br />
        BOA刚想说,这样随便按一个音怎么找音准,随即想到她绝对音感的天赋,笑着想要夸她一句,姜若曦已经开口了。

        这次开口,把所有人,拉近她用歌声编织出的新世界,在这个世界里,没有疑问没有奇特,什么都没有,有的,只是她的歌声。只是,让所有人,都只想安静聆听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2012年12月2日,压轴出现在kpop star 选拔赛的姜若曦,以一首《青春》,刷爆整个韩网,油管的点击两天内破百万。以无可指摘的脸,让所有审美类型,归为大统一。

        美就是美,什么不符合主流审美,什么不够清纯,什么不够柔弱,什么不够传统,什么不符合取向,通通不见了。到这种程度的美貌,就算本来不是这个取向,也能变成这个取向,这是漂亮姑娘和顶级美人的区别,这也是美貌的威力。

        而随之播出的预告里,声音会被混淆的言论,则是引来网友的讨论或褒或贬的讨论声。天才总是与众不同的,以及,这年头为了出名什么都说。两派人马掐的热火朝天,热到,把连出道都不算的姜若曦,播出第二天就有自己的粉丝站了,颜狗的威力就是这么强大。

        这场只有少数人知道的谈话,却对节目带来了新的变化。

        比如节目组临时通知,原定演出舞台,换到了更大的体育会场,这个消息让选手们即紧张又兴奋。紧张是因为大舞台比小舞台要复杂的多,压力也大的多,兴奋则是,舞台变大了,会场变大了,也就代表观众变多了。

        比如制作组给所有选手们加了一项福利,制作组会为选手们提供直播舞台的乐队,如果有需要的选手可以申请乐队现场伴奏。这对某些选手们来说是很好的消息,现场乐队比放伴奏要好的多。

        而对另外一些,并不很需要乐队的选手来说,这个福利有和没有,没什么区别。比如,一向以表演为长处的两千元,他们比起乐队,还是用事先准备好的伴奏习惯一点。

        距离直播还有半个月不到,在各个公司紧张练习的选手,今天都被聚集起来,要拍十强的宣传照。男孩子们因为各自被造型师定下的造型,互相调侃的时候,女孩子们则是彼此说着,你这样真好看的社交标准词汇。

        化妆间里,李绣贤做为所有女生里,唯一一个能和姜若曦说得上话的人,暂时脱离群体,坐在这个众人自动避开的位置,重复自从姜若曦染了头发之后,就一直在说的话“我要是也和姐姐一样白就好了,这个颜色超好看?!?br />
        接着和以往每一次说一样,得不到回应,不过她也习惯了,转而说起别的,反正她还挺能说的,姜若曦就算安静也没什么不好,尤其是她觉得,这姐姐真的是不管什么时候看,都漂亮的不行,而且每次看都觉得对方更漂亮了,简直神奇。

        通常情况下,不是说经常见面,再好看都会习惯的么,她完全习惯不了。李绣贤手肘撑着桌子,手呈花托样拖着脑袋,眼睛闪亮亮的看着姜若曦,她之前看到姜若曦披着新发型出现的时候,都捂着脸尖叫了,颜色超美。

        李绣贤还是第一次真的在现实生活中,看到有人染铂金色,她以前总觉得那就是白头发,可是姜若曦的头发像是真的有金子洒在上面,宿舍的灯光就够闪的了,在太阳底下看简直要发光。

    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因为姜若曦,李绣贤才正式的承认,铂金色真的有‘金’,并且自己也想染,还去问了作家姐姐,能不能拜托姜若曦的造型师,造型师却说不合适,皮肤不够白就会特别土,那就真的是白头发了,而且姜若曦的头发不是他做的。

        造型师自己还奇怪呢,十强确定舞台造型的那天,姜若曦到的时候,头发已经是铂金色的大波浪了。而且她的发色不太像是染的,可是她一个亚洲人,说天生的也不可能。

        只能想是不是BOA给她专门找了手艺高超的人做的。用真发做成的假发编进真发里,再染也有这个可能。这种方法很费事,效果也更好。尤其是见到姜若曦真人之后,效果简直好的不像话。

        李绣贤一边欣赏美人,一边把姜若曦没有参加的团体活动说给她听。这段时间,他们做了很多事,姜若曦都是不参与的,不管是组团体检,为了舞台效果健身,哪怕是吃饭,姜若曦都不出现。

        真人演绎不合群这三个字如何写,今天要不是拍照,李绣贤也见不到人,姜若曦除了在拍摄的时候,其他时间是见不到人的,其他姑娘们都有些怀疑,她是不是不住宿舍。而群体生活中,有一个特别的存在,说实话其实挺不讨喜的,大家有意无意的就孤立了她。

        这种孤立有没有带着恶意不好说,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看,不止是女孩子们孤立姜若曦,姜若曦也并没有任何要搭理她们的意思,双方倒是形成了特别的默契,李绣贤感觉到了,她自觉好像没办法让这两边交流,干脆就变成了现在的状况。

        姜若曦不在,李绣贤就和大家一起玩,姜若曦要是在,就到她这里来,摄像机在拍,如果姜若曦一直都是只有一个人,那画面也很不好。她们好歹是一个要面对观众的比赛,不合群可不是好事。这么深刻的领悟,来自于哥哥,她之前没想那么多。

        制作组的人敲门进来叫姑娘们出去,姜若曦是第一个拍的,非??焖俚呐耐?,快到摄影师的快门像是不要钱一样,从她站在棚内,到她走出棚,一共就用了十五分钟。老师连声叫着‘OK’,眼看她出来还高喊没拍完,姜若曦径直的走人了。

        众人被姜若曦的动作弄的不知所措,老师眼睁睁的看着模特就这么走了,差一点发火,跟着姜若曦的担当作家,连忙上去同他小声对说什么。在半个摄影棚窃窃私语的声音中,拍摄继续,只是摄影师的脾气明显差了不少。

        留下的选手们,因为姜若曦不知道是在搞事情,还是耍大牌的行为,都有些微辞。之前还能说,反正只是比赛,也不是来交朋友的,不好相处就不好相处,可是现在就触及到大家的利益了,自然让人开始不满了。

        姑娘们在水底下的暗潮汹涌,很快从李绣贤告诉哥哥之后,在选手中间传开,并且默契的隐瞒了制作组。她们自以为的一些小把戏,却忘了摄像是24小时开着的,即使一开始制作组不知道,一两天也总会知道的,只不过是装作不知道而已。

        节目本身不是撕胯的类型,这种剧本制作组不会准备,但是如果选手自己要搞事情,只要不过分,为了增加看点,PD和作家都不会阻止,要是玩的过了,自然会有人阻拦,画面不合适大不了剪掉。

        制作组想的挺好的,只可惜,比赛还在继续,看不惯归看不惯,姑娘们不会拿前途开玩笑,她们做的只是把孤立升级,排斥摆在明面上,哪怕有摄像机在,也彻底不和姜若曦说话,所有活动都不带她而已。

        孤立这个东西吧,就像之前说的,谁孤立谁还不好说呢,尤其是当事人自己自动消失的时候。人类的游戏打算怎么玩,海妖不是很在意,她要忙的事情够多了。

        事情的转变发生在,比赛倒数第二天,直播舞台全部搭好,到现场排练时,一直出于比赛而忍耐的人,现在是真的不爽了。姜若曦的舞台和她们区别也太大了,她们的舞美,只是简单的搭建和灯光,姜若曦的舞美,现场就差给她搬一个海洋馆来,搞什么,都是选手差别这么大?

        海洋馆有些夸张了,不过姜若曦的舞台确实不太一样,最特别的,是需要十几个人才抬上来的,占了大半个舞台,目测至少有三米高,五米长的一个大玻璃缸。长方形的玻璃缸里,摇曳的水草、花花绿绿的石头,错落有致的假山,要是放几条鱼进去,就更合适了。

        金孝斌拽着不情不愿的搭档,在女孩子们杀人的目光中,凑到姜若曦身边。表情诡异的指着人造超大鱼缸旁边的梯子“那个是干嘛用的,你该不会要进去吧?在水里唱歌?”如果是站在舞台上,那梯子不会是放在后面的,而是应该放在前面。

        “不然呢,用来当背景么,那直接用视频不是更方便,有必要搬一个那么大的东西来?”金日道开口就吐槽,转瞬被一双碧蓝色的眼睛扫过,头皮一麻,闭嘴了。

        随着比赛的临近,在各位老师和专业团队的改造下,选手们在造型方面多少都有些改变,有些人用变了一个人来形容也可以。其中改变最多,也是最少的,都是姜若曦。

        最多,是因为她虽然还是不怎么说话,但是反应明显快了很多,至少有人说笑话的时候,笑点在一条线上了不会在大家都笑的时候,坐在一边冷脸。最少是因为,即使变了发色,戴了美瞳,她只是从很漂亮,变成更漂亮了而已。漂亮的,都让人怀疑,大家都是人,怎么能有人长这样。

        “那个,你确定要进去?那感觉有两三米,你要把椅子放进去?”金孝斌挥手让搭档别说话,看着姜若曦“我从来没看过有人在水里表演的,就算是成名的歌手舞台我都没看过,你真的要这么做,舞台上到处都是电,遇到水,很容易出事故?!?br />
        金日道悄悄翻了个白眼,别说是什么成名歌手,顶级歌手的演唱会也不会这么玩,何况这还只是十强。等姜若曦进了三强要怎么办,真的变成她的个人演唱会么,这节目真的是一点公平都没了。

        对自身掌控力即将到达颠覆的海妖,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类,以一个点头做为回答。

        KPOP STAR首次直播舞台,即将开始。

        每个人对于自己眼中和别人眼中的世界,区别有多大,从姜若曦和李胜利两人身上,就能明显的辨别。

        在姜若曦的世界里,对面的人滔滔不绝的行为,具体可以表现为(%&%#@%&**)这一串乱码,就是她视角里,这位老师在干的事情,并且十分不想翻译,累!

        而在李胜利的世界里,对面那个闪着亮晶晶的,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的姑娘,就算冷着脸,也莫名的有种萌感,说不定是小姑娘害羞了呢~这么一想,简直心神荡漾!

        关于这个误会颇大的盯着对方看的问题,其实原因很简单。一来是长久的时间,直视说话的人算是一种礼貌和戒备,如果他有问题好随时动手。二来是因为姜若曦现在听不懂周围的人在说什么,观察面部表情,就变成了判断对方是好意还是恶意的方式。

        三来么,就完全是姜若曦凭借逆天的颜值,造成对方的脑补了。亚洲文化里,其实很少直视别人的眼睛,这是儒家文化教导的历史遗留问题。按照某国北方人群的生活习性,很容易变成‘你瞅啥’的事件。要是对方回了一句‘瞅你咋地’,说不定还能上升到肢体冲突。

        但是,如果对方是个美人,而且是个超级大美人,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。同性的BOA都因为姜若曦的眼神想歪过,更何况是异性的李胜利。这要是放在自信心不足的人身上,大概会不好意思的问一句‘为什么这么看我’。不过姜若曦碰到的两位,都不是腼腆的性格,尤其是现在这位。

        年纪不大,事业发展不错,对自己还算有些自信,还是以‘老师’的身份出现的李胜利,脑补能力这么强大,不能说是想太多,只能说是,这个年纪的男孩子,看到漂亮妹子,常规的划分为有兴趣和没兴趣的类别。而这个过于简单的划分,半个小时后,就碎了。

        半个小时之前,把老师介绍给学生,看着他们相处的还行,虽然学生冷着脸不说话,不过她对谁都冷着脸不说话,这样算是正常。杨闲硕就带着东永裴离开了,把空间让给他们两个,让他们开展教学。当然,制作组没走,不过也相当于不存在。

        综艺节目是需要配合的,李胜利也玩不转单口相声,姜若曦除了一开始回答的那一句,之后基本不再说话。李胜利扫了眼摄像机之后的人,眼睛一转,换了一种方式,问姜若曦下一场比赛准备唱什么,或者他可以帮忙选歌。他觉得既然小姑娘因为人多害羞,那就说点正事,自然就开口了。

        姜若曦看着他,说出见面之后除了问好的第二句话,告诉他歌名“Radiohead的《No surprises》?!?br />
        淡定点头的李胜利觉得计划可行,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听过这首歌,反正点头就行了,摊开手笑道“我会好好欣赏的,之前听过你视频的歌,一直想听现场版?!?br />
        对面没有符合套路的谦虚一下,而是一张口把他拉近新的,完全不一样的世界。比起视频,两个椅子面对面的坐着,隔着一米都不到的距离,完全新鲜的现场版,让他真正的感受到,海妖的音乐。在海妖觉得他很烦,想要他闭嘴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歌手的情绪会影响歌声,而海妖则是音乐世界的王者,姜若曦看着李胜利,带着他,带着这个屋子里的所有人,离开所谓的节目,离开拍摄,离开这间屋子。到达一个丧的不得了的世界,在那个世界里,连呼吸都变成讨人厌的事情,一切都去死就好了。

        A heart that’s full up like a landfill

        心堵得像个垃圾堆

        A job that slowly kills you

        一份如同自杀的工作

        Bruises that won‘t heal

        一份难以愈合的瘀伤

        You look so tired-unhappy

        你看起来如此疲乏和不高兴

        Bring down the government

        推翻政府

        They dont, they dont speak for us

        他们不会,他们根本不会为我们说话

        I\'ll take the quiet life, a handshake of carbon monoxide

        我想过平静的生活,和一氧化碳握手

        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

        没有警报,没有惊喜

        没有任何音乐做辅助,纯粹的清唱,微微有些沙哑的女声,重复不断的‘silent’,做为结束,断断续续的单词里,也许带着叹息,也许叹息是幻想,是对这个操蛋的世界,无可奈何的妥协,无人知道。

        这不是一首适合鼓掌的歌,这甚至不适合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现,它更适合一个人,团在冰冷的室内,灌下酒精,搭配silent,搭配沉默。屋内在歌声结束后,安静了许久,久到所有的摄制组回神,等的不耐烦,摄像机前的两位艺人,却一个都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姜若曦对这样的安静很满意,视线也从呆滞的,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人身上移开,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。屋内静的有些诡异,而坐在那里的姑娘,却让这份诡异里,多了一抹奢靡的颜色,微微低垂的眼睑,半合着,像是睡着了,美的仿佛一幅画,一件玉器,一尊美人像,反正不似真人。

        被PD故意咳嗽声惊醒的李胜利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美景,可是他现在完全没办法把对方,只是当成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了。那样的歌声,拥有那样歌声的女人,绝对不止是漂亮而已,她是真的歌者,比自己,比他所知的任何人,都更够资格的,被称之为歌手。

        在今天之前,甚至在傻住的20分钟之前,有人告诉李胜利说,歌声能真正的创造一个世界,李胜利都会问,是不是什么音乐电影要上映了??墒窍衷?,李胜利想着刚才出去的哥哥,他觉得对方大概能后悔半个月!在下一次见到这个姑娘之前。

        有些事情越是到顶端,越是让人从心底就没办法,把对方当同级别的人看。就像长得可爱的邻家妹妹,追求者超多,但是真正的大美女反而没人敢靠近一样。一旦确定等级差太多,反而会裹足不前,因为信心不在了。而这个等级,是一个歌手对歌者的心虚,和任何社会地位都无关。

        李胜利缓缓的开口,依旧是问题,只是这次不是半开玩笑的综艺性质,而是认真的询问“你要听听我的音乐吗?”说完,慢慢的等着她的回答,看到她点头的时候,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,不客套也不做作,一个真心的笑。

        一个还不算是歌的小样,只有曲子,李胜利和PD说不能播,问他们戴耳机听行不行,PD干脆点头,这种事情对歌手很常见,他倒是没想到李胜利会对初次见面的人这么信任。不过转而一想,李胜利大概也不怕姜若曦能做什么。

        难得真诚的想要用音乐交个朋友,没想那么多的李胜利,把手机递过去,有些忐忑的想要得到评价,可惜光从表情上,他什么都看不出来。大概是心态变了,对面的人美依旧美,可是好像,不那么喜欢他的样子。
    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   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www.bdzq67.com [娱乐圈]一切为了美梦成真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云风清的小说进行宣传?;队魑皇橛阎С衷品缜宀⑹詹?a href="http://www.bdzq67.com/book/114623/index.html" title="[娱乐圈]一切为了美梦成真">[娱乐圈]一切为了美梦成真最新章节。